多年來社會都在迫切呼喚高考改革。的確,高考已經是整個基礎教育的“指揮棒”,所謂應試教育,跟高考的“指揮”直接相關,人們渴望高考改革,是合理的,必然的。課程改革推行12年,進展艱難,“以人為本”的教學理念大家都贊成,卻又難於實施。教師的無奈,也因為要面對高考這個巨大的現實。課改之前,很多學者猛烈攻打高考,以為取消高考或者實施根本性的改革就能推進素質教育,經過10多年的實踐與爭論,大家越來越感到好像不是那麼回事。高考不能取消,這是國情所決定,但要改革又好像是天大的難事。真的那麼難嗎?到底難在何處?應當如何著手去改?根據學界近來的一些研究和提議,加上我自己的思咖啡機考,這裡提出高考改革可能推進的四種改革措施與設想。
  第一種改革,是將高考社商務中心會化。
  改變歷來由各中學組織考生參加高考的辦法,改由考生各自到所在地區(街道或縣、鄉鎮)報名並參加所在地考場的考試。各中學只負責學生學業水平的考試,合格者即畢業,並獲得參加高考的資格。學業水平考試只是一種綜合性的水平測試,難度繫數要遠低於高考。這樣就能把學業測試和高考選拔分開,多年來以考試作為唯一教學評價手段的狀況會得到緩解,學生平時的學業負擔自然會減輕。更重要的是,中學不再進行高關鍵字考成績排名,減少攀比的壓力,不再單純以高考“論英雄”,這有利於把精力從趕考、備考轉到正常的教學,實施素質教育。實施高考社會化,至關重要的,是國家應當明確規定,無論明裡暗裡,教育主管部門都不得再以高考成績作為衡量政績的標準。
  第二種改革,是繼續擴大新成屋和完善高校自主招生制度。
  高考本來就是為高校選拔人才,如果招生的路子多幾種,就能減少社會緊張。近10年來,一些名校試驗自主招生,重視通過筆試加面試來考查學生的整體素質,這一關通過後,給考生的高考成績適當加分。拿北大這些年的試驗結果來看,絕債務整合大多數通過了自主招生測試的考生,其高考成績也是達到北大錄取線的,即使不參加自主招生他們也能考上。說明這種考試是有效的。還有的大學讓中學校長直接推薦特長生,本義是不拘一格招人才,但和第一種方法比,實施效果差一些。另外,各大學互相爭搶優秀生源,也有些不端行為,令人詬病,應當有所規範。但總的來說,自主招生的各種試驗都應當堅持下去,穩妥推廣,讓更多的學校有權自主招生。
  社會上有些人擔心自主招生會帶來新的不公平。因為教育條件限制,農村和偏遠地區的學生顯然在“整體素質”上可能會差一些,他們參加自主招生的面試也有困難。這可以要求學校在自主招生的名額比例上給農村與偏遠地區學生一定的傾斜,以保證公平。事實上有些大學已經在這樣做了。還有人擔心自主招生會出現“走後門”現象。這隻能制定法則,由政府加強監管。其實自主招生有筆試、面試,還要參加高考,幾重保險,靠人情因素很難都“闖關”。
  第三種改革,是在政府主導的高考之外,積極提倡和推行第三方評價測試。
  考試是嚴酷的競爭,一刀切,只看分數,而評價則是更多地甄別、診斷,會比較細膩真實地評判一個人的素質、能力、潛力、特點等等。如美國就有ETS中心,是政府之外的第三方獨立的考試測評機構。其功能是為高校或者用人單位評價測試人才,或者提供考試之外的參考。這種方式可以借鑒。
  中國應當容許成立私立的評測機構,政府只考察其資質、能力,不干預其具體業務,靠誠信與實力立足。這種機構多了,形成更註重真實能力和素質的社會心理,最終也會影響到整個教育轉型,包括基礎教育和高等教育,逐步走出“考試唯一”的死衚衕。
  第四種改革,是高考自身的改革,包括幾個學科總分的調整,以及命題與閱卷的改革。
  最近北京市教委發佈2016年高考方案,決定將語文分值從150分調到180分,英語從150分調到100分,文理科綜合300分調到320分,數學不變,還是150分。另外,英語將增加一年兩次考試,如高一已考了100分,高二高三可不考英語。這個消息出來後,社會反響巨大,據網上投票統計,大多數人贊成,也有不少人反對。這是肯定的,任何改革措施的出台,都不可能意見完全一致。我是極力贊成這種改革的。這是經過多年爭論和反覆研究後終於沉澱下來的結果,預示著舉步維艱的高考改革終於又邁出重要的一步。其實,這10多年來,高考有沒有改革呢?有的,比如語文考卷,有全國捲、各省市捲,一個改變就是知識性記憶性的題目少了,從九十年代初的40~50分減少到30分上下,占總分20%左右;考題設計也越來越偏重測試能力,讓不同類型學生髮揮的題目增加了;作文題目改變過去過於偏重抒情,往理性靠攏了。這些都是改革,或者叫改進。但現在高考是全國捲與許多省市的卷子並存,也的確有些良莠不齊。北大語文教育研究所最近研究評價了近年的高考語文試卷,就發現有些省市高考試卷命題水平不高,甚至有硬傷。所以高考要改,首先必須考慮如何提高命題水平。現在有些省市的高考命題隊伍受條件限制,比如為了命題保密,要較長期封閉工作,真正有水平的專家不願參與,只好找些年輕教師;還有行政干預多等等。這都很難保證命題的水平與質量。所以我主張,高考還是改回全國集中命題,比較穩妥。高考命題有機密性,但不是不能研究,考試中心應當突破圈子,從政策上鼓勵研究,不斷提升命題水平質量。
  還有就是閱卷,一些困擾多年的問題也亟需解決。拿語文高考閱卷來說,作文占60分,一般分4個等級,其中二等40分上下(或者35~45分)。據對北京、福建等多個省市的閱卷調查,近四五年來,二等作文捲占75~80%。其他省市的情況也大致如此。二等分占比重如此大,不能很好地反映考生水平,對考生是很不公平的。造成高考作文評捲的“趨中率”畸高的原因,一是閱卷等級劃分標準虛化,比例失調。二是因作文評分有不確定因素,普遍規定同一份作文需2~3人閱評,彼此打分差異若超過5分,就需重新評閱。這規定本也為保證質量,但卻容易造成閱卷者為求“保險”而彼此“趨中”。 作為高考語文最主要部分的作文,就因區別度模糊而極大地弱化了選拔功能。這對中學語文教學已經產生非常消極的影響,廣大師生認為學不學都可以考個“趨中”的分數,就不願意在作文甚至在語文課方面下功夫了。這就應當改,想辦法讓作文評分正態分佈。
  此外,閱卷也需要改進。目前不少省市閱卷老師的更換比例過大。普遍規定,參加高考閱卷的老師由大學教師、高中教師各50%組成,但由於閱卷補貼過低,平均每人每天少於200元(低於做清潔的小時工報酬),而大學老師的科研、教學任務又重,難於抽調人員參加,只好越來越多地派博士生甚至研究生去閱卷,往往不能保證閱卷質量。高中教師對參加閱卷倒是有積極性,但其主要目的往往在掌握高考命題動向和閱卷思路,以便高考備考,有的學區、學校甚至把輪流派老師參加閱卷作為“備考”的攻略。這些偏向都應改進,也不難改進。
  高考牽涉千家萬戶,其改革政策性強,一舉一動都會引起極大反響,需要穩步試驗與推進,不能動作過多,大起大落,但也不能只考慮 “維穩”,無所作為,甚至拒絕改革。只要政府部門牽頭負責,在推進高考改革的同時,積極推行高考社會化、自主招生和第三方考試評價的試驗,齊頭併進,共同攻堅,那麼多年來所呼喚的素質教育以及減緩應試考試壓力的前景,就不再是遙不可及的了。  (原標題:高考改革的四種措施與設想)
創作者介紹

愛在記憶中找你

cw08cwsrp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